当前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化建设

刘迅:我拿什么献给我的父母
字体[ ] 日 期:2018-10-22 来 源:财政部   作者:【视力保护色:          】

  ——重阳寄语

    刘迅  

       

    刘迅,42岁,供职于贵州省遵义县财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1993年8月从贵州省遵义地区财贸学校毕业分配到贵州省遵义县镇乡财政所工作4年后,于1997年10月考入遵义县工业经济局,并先后在县经贸局、环保局供职。2004年8月,以笔试第一、综合第一的成绩考任财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至今。 

    

    

  壬辰年重阳,刚好与农历节气“霜降”重合。霜降是秋季的最后一个节气,也意味着冬天的开始。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天气渐冷、初霜出现。民间有谚语“一年补透透,不如补霜降”,足见这个节气对人身体健康的影响有多大。而与霜降不谋而合凑堆的重阳节,更让人添了一层思念和愁绪,百种感慨中,“重阳霜降逢秋深,金菊腊梅迎冬临。切盼天下皆敬老,众老健康好心情!”应节而出。我把这几句话发给我的尊长们,祝他们在渐冷的日子里,能健康幸福,天天开心,顺心顺意。

  可是,我却无法把这几句话发给我的父母。父亲早逝,长眠地下已经六个年头。母亲远在天津,与小弟一家住在一起。母亲不识字。母亲只会用她的手机给我们几姊妹拨打电话。那是小弟给她设的快捷键拨号。老大的设为“1”,老二的设为“2”,以此类推。还好键盘有9个数,而我家只有七姊妹,所以用7个数字键就够了。短信是无法传递给母亲的。她不识字,更不懂得去看什么短信,对她的问候,更多是通过电话。偶尔去北京公干,我会抽一天半天的时间去天津看望母亲。可是,我越来越多的时候是拿起电话,却犹豫半晌又放下。通了电话,我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我不是一个嘴乖的人。尤其是对着至亲的人,我更说不出甜言蜜语来。每次和母亲的电话,我都捡她关心的话题说。可是她关心的事关心的人是那么那么多,我又无法一一说起。我明白母亲的关心,明白母亲的不放心,明白母亲的悬心,明白母亲身在万里之遥而心系故土的情愫。每一次通电话,我尽量报喜不报忧,捡开心的话题给她说,她在电话那头开心的笑。然而每次挂断电话后,我心里都是空空的,都有种悲从中来的凄凉感。

  母亲常常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是我们几姊妹把她押到天津去“流放”的。母亲是一个异常勤劳的人,眼里看到的都是活儿。我们7个兄弟姊妹都成家立业后,当然不希望再看到母亲的操劳,当然不希望看到母亲再弯着腰在田间地头劳作,当然不希望再看到母亲汗水湿透衣背的身影……我们都希望能有一个环境让母亲好好的休息休息,享享我们所能提供的并不富裕的福。母亲就这样被我们集体给“流放”到了天津。但是,我明白母亲的心,在天津,她对老家年近百岁的外公不放心,对自己的兄弟姐妹不放心,对老家的儿女不放心;而在老家,她又对远在天津打拼的小弟放不下心。而母亲的心,更多是系在老家的每一寸土地上的。她不希望呆在天津,她想在自己的老家。而我们希望她能贻养天年,不再回乡下去劳作,每天和城里的老太太们一样,早上出去散散步,跳跳坝坝舞,中午想弄吃的弄一下,不想弄了就在外面吃点喜欢的东西,过一过悠闲的生活。我们每一个小家都有她的房间,可是哪一家她都住不长。稍不小心她就跑回乡下侍弄她的田土去了。等到我们回家看到她劳累的样子心生埋怨时,她说她现在还动得了,等到动不了了,再让我们专门服侍她,谁都不许偷懒。到天津后,每一次通话,母亲都会问起老家的每一寸田土,我跟她说,老家的姐姐把田土侍弄得很好。我问她,怎么您还想回家做田土啊?要那样的话,您可真别回来了。她笑骂,你们的小心眼我晓得哈,把老娘关在天津,想做都无法做了。你们以为老娘不会耍哟,我一样会耍。哪个是生来就是吃苦的命哟?我不拼命吃苦你们几姊妹长得大?你以为我还要去做田土哟,你们都成家立业了,我也放心了,做不动了,该耍了。

  其实我知道,母亲对我们,永远是放不下心的。六年前我学会开车。姨妈坐在车上,看我玩转方向盘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我家老六(我在家排行第六,亲朋都这样叫我)不怕下岗了,下了岗可以开出租车赚钱养家……”。这话对我的震撼不亚于十二级强风。这时的我已经在一个他人眼里相当不错的位置上,可以说绝没有下岗的可能。可是我的亲人们并没有以此为荣而放弃担心。我的姨妈舅舅们尚且如此,我的父母又何尝不是?在父母的眼里,儿女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哪怕你在外面叱咤风云,哪怕你在外面决胜千里,风光无限,甚至也给他们带来无限风光,可是你的安危,你的健康,才是他们永远关心和担心的主题。这种担心和关心,直到他们的眼睛永远的闭上为止。

  在这个不大不小的位置上,常会有些饭局和应酬。每次母亲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担忧。特别是当报道又有谁谁谁犯了经济错误进了监狱,失去自由的时候,她的担忧就会更深一层。父亲地下有知,也是一样的替我们担着心吧。虽然我一再向母亲保证,她的女儿会随时警醒自己,确保时时头脑清醒,两袖清风,一腔正义,可是她仍然担心。由此我想到孝顺的话题。孝顺孝顺,除了孝,还要顺。而真正顺着老人才能称为孝,而不是很多我们认为的方式。诸如物质、金钱、奢侈的生活等等,都不是父母想要的,父母想要的,就是儿女一生平平安安,被朋友所需要,被单位所需要,被社会所需要。

  我明白,我都明白。

  我一定会是个孝顺的人。认真生活、认真学习、认真工作。踏踏实实做事,认认真真工作,清清白白、堂堂正正做人。我想我该给母亲打个电话了,祝她重阳节快乐。我说过我不是一个嘴乖的人,对自己的母亲我说不成甜言蜜语,我打电话问她知道今天是什么节气不?然后从霜降谈到南北方气候的差异,谈到她在小区里种的那几株南瓜和葫芦,她说她种的南瓜和葫芦长得特别好,自己家根本吃不完,然后就摘了送给小区里的邻居们,现在还收了好些老南瓜和老葫芦,明年又可以种了。母亲勤劳、善良、豁达,走到哪里,都是受邻居欢迎的人。最后,谈到晚上做的梦。我说我梦到老家又涨大水了,让母亲给解梦。她大笑,梦就是乱做的,会解什么哟。而在我的印象里,母亲很会解梦。从小到大,很多时候我做了不好的梦说给她,都给她三言两语解得心头舒舒服服的。

  挂断电话,我也要准备休息了。我无法发信息给父母,无法通过文字就重阳的祝福送给他们。但我在心里祝父亲在那边一切都好,通过电话祝母亲永远健康快乐。当然,这取决于我们姊妹7个的孝顺。我会的,母亲,我会用一辈子的平安健康来孝顺您,哥哥姐姐们也会,小弟在您身边,更是义不容辞。母亲,祝您永远健康、幸福,壬辰重阳节快乐!